各地老區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江蘇 | 安徽 | 山東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寧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四川 | 重慶 | 貴州 | 云南 | 黑龍江 | 遼寧 | 吉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陜西 | 甘肅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老區情 > 正文
 
不忘初心,傳承紅色基因
2019/10/14 16:30:44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父親賴求興,崇安縣(今武夷山市)人。1931年在家鄉參加兒童團,1933年任大漆村兒童團隊長。1934年冬崇安蘇區失守,被旸角民團抓捕賣到浦城縣山下鄉茶林村地主家當長工。1937年國共合作后,他乘上山砍柴之機逃脫回鄉,靠開荒、砍柴度日。1938年10月參加閩北紅軍游擊隊,1939年春擔任省委書記曾鏡冰警衛員。1942年4月入黨,1944年開始先后在閩浙贛游擊縱隊擔任班長、分隊長、中隊長、隊長等職。1949年1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閩浙贛人民游擊縱隊第二支隊長。1949年5月率游擊隊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二野四兵團十五軍在建陽會師。1949年6月任建陽軍分區副司令員。1955年8月調任崇安縣副縣長、縣長、縣委副書記。1983年4月離職休養,享受地專級待遇

  平時父親對我們子女教育非常嚴格,他始終要求我不能有干部子弟的優越感。我父親出身貧寒。他從小參加革命,作戰機智勇敢,他的戰斗故事從在職講到離休,從離休講到晚年,現在他雖然永遠離開我們,但每當想起父親的戰斗故事,我歷歷在目,他的故事在閩北老區群眾和青少年中產生很好的教育作用,我們兄弟也深受教育和鼓舞。參加工作后我插過隊,當過工人,當過兵,上過大學,擔任過鄉鎮領導。1983年12月,任崇安縣副書記(今武夷山市)。我擔任縣處級領導后,父親對我教育更嚴,常對我說做人要低調,要尊重老同志,多向同事學習,要關心群眾疾苦,切莫當官做老爺。古人云:“欲知大道,必先知史!蔽业娜松缆泛统砷L離不開父親等老一輩的革命傳統教育,父親的戰斗故事使我更加深刻理解老一輩參加革命的堅定信念和革命理想,使我牢記黨的宗旨,不忘蘇區老區人民的養育之恩,退休后我參加了南平市老區建設促進會,并任副會長,為促進蘇區老區建設和發展貢獻綿薄之力。在慶祝祖國70周年獻禮之際,我把父親在人民共和國誕生前具有歷史性、戰斗性、教育性的三個戰斗故事,以饗讀者。

  故事一,喬裝打扮鎮敵軍,奇襲峽陽壯軍威。1949年1月間,為配合解放大軍奪取全國范圍的勝利,閩浙贛省委決定實行戰略轉移,由省委書記、縱隊司令員兼政委曾鏡冰率領省委機關及直屬部隊北上江西,迎接南下的解放大軍進軍福建。為了實現北上江西的戰略轉移,省委和縱隊決定在離開閩北之前,首先襲擊峽陽鎮敵軍,把國民黨軍吸引到閩西北地區,甩開敵人,取道南平、順昌、建甌、建陽、邵武、光澤,直插贛東北。

  峽陽鎮位于閩江上游富屯溪畔,這里商業繁榮,交通方便,是南平重鎮之一。2月6日,省委機關和縱隊主力400多人,從南平夏道的上溪村出發,在大橫茶墩過渡,經茂地向北開進。隊伍快到峽陽時,為了摸清情況,我父親和陳貴芳、黃扆禹親自到峽陽鎮,通過一個被我黨政策感召轉變立場的國民黨地方糧官,了解到該鎮駐有國民黨軍一個大隊部,共百來人,離大隊部四百多米遠的地方是國民黨峽陽區公所,10多個人,在鎮旁邊富屯溪的孤島上有一座廟,是國民黨省保安司令部的武器倉庫,四五個人看守;另外還有一個水警隊,駐在靠河邊的碉堡里,約有一個班的兵力。經我們三人分析研究了敵方情況,認為只能奇襲而不能硬拼。具體的戰斗方案是:先不打敵人水警隊,由我父親化裝成國民黨軍官帶部隊打敵人大隊部;黃扆禹帶一部分人化裝成進廟燒香的群眾,打敵人保安司令部的武器倉庫;陳貴芳帶一部分人裝扮成拜年的老百姓,打峽陽區公所,以我父親鳴槍三響為信號,統一行動。

  我父親化裝成國民黨軍官,戴著墨鏡,其他同志裝成國民黨兵,又讓一些同志化裝成被俘的游擊隊員,用繩子綁著,一隊人馬大搖大擺地朝峽陽鎮敵人大隊部走去。

  敵人大隊部門前坐著一個抱著槍的哨兵,看見我父親帶的隊伍,趕忙站了起來問道:“你們是哪個部隊的!”我們是正規軍!你們大隊長在哪里?叫他出來!”敵人哨兵見我父親象個“團長”模樣,口氣又這么大,慌忙向我父親敬禮,一邊大聲說上級“長官”來了,一邊把我父親一行帶進大隊部。

  此時此刻敵人三五成群正在大廳堂里打麻將,稀稀拉拉的,我父親大聲喊道:“你們大隊長在哪里?”打麻將的敵兵見“長官”來了,都立即站了起來,其中一個害怕地說:“大隊長回家過年還沒回來!”我父親一聽說大隊長不在,心里可放心了,就馬上發出命令說:“你們統統出來集合,我要訓話!”

  敵人頓時亂成一團,有的穿衣,有的穿鞋子,有的想去拿槍……我父親提高嗓門叫他們不要亂動,統統都到大隊部門ロ集合。這時,游擊隊的同志已按照我父親事先的部署行動,換掉敵人的崗哨,把住兩個后門,在大廳里起機槍,偽裝被綁的同志乘敵人混亂松了綁。

  敵人在大隊部門口集合好后,我父親正式宣布說:“我們是解放軍先頭部隊,大部隊馬上就到,你們這些人原來都是貧苦出身,被國民黨抓壯丁來的,現在不能再為國民黨賣命了!

  隊伍里先是一陣驚訝,接著個個點頭,連聲稱是。經教育一番后,每個人發兩塊銀元,讓他們回家了。就這樣未發一槍一彈就解決了國民黨軍駐峽陽鎮的大隊。這時,我父親興奮地鳴槍三響,黃扆禹和陳貴芳的隊伍聽到“信號”,很快就把峽陽區公所和武器倉庫的敵人解決掉了。

  過了一會,省委機關和后續部隊迅速趕到,立即對如何敲掉水警隊作了研究分工,決定由后續部隊擔任主攻,各支隊抽骨干配合。

  敵人水警隊的碉堡在河邊,土墻又厚,不易打進去,開始時犧牲了兩位同志,后來發現碉堡旁邊一座房子比碉堡高,稠堡的門是木板做的,隊伍馬上占領制高點,采用火攻,用機槍壓住敵人的火力點,派人在碉堡門上堆了稻草,澆上煤油,點起火來,燒得敵人嘰哩哇啦地亂叫,有幾個敵人從墻上跳下去,結果撞死的撞死,摔傷的摔傷,剩下的都被火燒死在碉堡里。

  峽陽鎮這一仗,是省委機關和縱隊主力出征江西打的第一次漂亮戰,大大地鼓舞了廣大指戰員北上江西的斗志。

  故事二,指揮協調打埋伏,古佛廟前退敵兵。打下峽陽鎮敵軍后,省委主力向順昌方向行進。2月14日,省委主力住在順(昌)建(甌)交界嵐下鄉一座古佛廟。第二天一大早正準備弄飯吃,哨兵報告后面有追兵。經偵察,敵人是國民黨軍駐建甌的保安旅,約一個團兵力。

  這股敵人從建甌房道、高陽橫插嵐下,企圖憑借火力強又熟悉地形的優勢,直向省委主力駐地古佛廟撲來截擊。掌握了敵情,縱隊領導迅速作了迎戰部署,由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陳貴芳掩護省委機關和縱隊轉移,副政委左豐美指揮戰斗:一支隊打正面,三支隊在正面右側,我父親指揮的二支隊在正面左側負責打埋伏。

  古佛廟位于順昌縣嵐下鄉夏墩村西北面,四周是高山密林,進出只有一個路口,敵人進攻古佛廟,必經正面的一條石臺階,路的兩邊都是很陡的山坡,三個支隊居高臨下,十分有利打阻擊。敵人于2月16日早晨,從古佛廟正面向三個支隊發起攻擊,這天山上霧很大,要距離很近才看得見人,敵人以為老天爺幫了他們的忙,那想到游擊縱隊的三個支隊已在山下布下伏兵,嚴陣以待。

  當敵人大隊人馬爬到古佛廟的半山腰時,山上霧開始散了,在十幾步外依稀可見到人影。就在這時縱隊領導高聲下令“打”,三個支隊的子彈和手榴彈飛向敵群,打得敵人哇哇叫,連爬帶滾退回去。第一次進攻被擊退后,敵人不甘心,又重新組織第二次進攻,但他們的士兵畏懼萬分,是在敵軍頭目的威逼下,戰戰兢兢伏在地往上邊爬,邊向山上亂放槍。正當敵人向左側山頂沖鋒時,我父親指揮二支隊的火力猛烈向敵人發射,一時間,機槍聲、手榴彈爆炸聲,連成一片,打得敵人抬不起頭來。

  敵人發起兩次進攻都被游擊縱隊英勇的三個支隊打退,前后激戰3個多小時,敵人死傷20多人,還扔下一批武器。

  古佛廟打了個漂亮阻擊戰,甩掉了一個團敵兵的追擊。為了避開敵人,省委和縱隊轉移到建陽縣太陽山老根據地,但此時山下各村都有敵軍駐扎,只有晚上才能行動。一天晚上,我父親帶人下山偵察,從老接頭戶那里得知,各村駐滿了敵人,下山很危險,針對敵情,縱隊領導決定,由我父親帶一個30多人的小分隊留下牽制敵人,確保省委機關及大部隊轉移北上江西。出發前,曾鏡冰鼓勵二支隊指戰員說:“堅持到底,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v隊走后,我父親帶領這個分隊向南運動,攻打順昌境內的仁壽鄉公所,給敵人造成省委主力又打回來的錯覺。這一招果然很靈,把敵人引了過來。福州方面敵人害怕省委和縱隊主力乘虛而入,趕忙把在閩北的兵力撤回省城去了。

  這期間,我父親堅決執行省委的決定,在閩北建(陽)順(昌)一帶堅持打游擊,發動群眾,牽制敵人,擴大隊伍,建立根據地,對省委機關和縱隊北上江西作出了重要貢獻,受到省委領導的高度稱贊。

  故事三,日夜兼程奔縣城,終身難忘見軍長。1949年5月初,2野4兵團陳賡司令員率領的南下大軍在江西貴溪與曾鏡冰率領的閩浙贛游擊縱隊主力會師。王文波率領的閩北游擊縱隊在江西上饒縣花廳與秦基偉軍長率領的2野4兵團15軍44師會師,閩北解放指日可待。

  在這振奮人心的時刻,我父親在建陽縣太陽山根據地,派游擊隊張應復進城給國民黨建陽縣長送信,告訴他南下大軍已進駐上饒,要他給自己留條后路,爭取得到人民的寬大。同時派人到建陽縣城四處張貼革命標語,造成解放大軍快打到建陽的聲勢。這2個辦法,震動了整個建陽城鄉,形成解放大軍即將打到閩北的態勢。

  1949年5月9日,武夷山市(原名崇安縣)宣告解放,消息傳到建陽,國民黨建陽縣長、縣黨部書記和參議長等恐慌萬分,倉皇逃跑了。5月10日,秦基偉軍長指揮的2野4兵團15軍134團從武夷山直取建陽,11日建陽縣宣告解放。我父親喜獲此消息,迅速率領隊伍連夜從太陽山出發,一路上乘勢敲掉茶布、莒口和后山三個鄉公所,并繳獲一批槍支,直奔建陽縣城。

  我父親指揮的這支游擊隊于5月13日趕到建陽縣城關,秦基偉軍長得知我父親帶隊伍進城,親自布置為我父親的隊伍安排住宿。5月14日上年,秦軍長派一位參謀到我父親隊伍住地,說軍長約我父親去見面,一陣喜悅的心情涌上我父親的心頭、,于是我父親帶著葉宗忠、陳德友等分隊干部,隨這位參謀到了軍部駐地。一見面,秦軍長親切地說,你們在曾鏡冰的領導下,在福建堅持武裝斗爭,你們辛苦了。接著,秦軍長問我父親是那里人,什么時間參加游擊隊……我父親一一作了回答。當秦軍長知道我父親是崇安人,便笑著說,他是江西鉛山人,早年到過分水關,他還知道崇安的大安、坑口是老區。那時,黃道在閩北蘇區堅持斗爭,鉛山還是閩北蘇區的一部分,方志敏率領紅10軍二次到過閩北作戰。講了閩北的歷史后,秦軍長親切地問我父親,有什么事需要他幫忙盡管說。我父親說,我們眼前需要補充一些武器。秦軍長滿口答應并交待下去,給我父親的隊伍5挺輕機槍, 40多支步槍,數千發子彈。

  說話間,不覺已接近午飯時間,我父親要離座告別。秦軍長拉住我父親的手說:“小賴不要走,就在這里吃午飯,我們再談談心”。那時,按部隊伙食標準,軍長是吃小灶,為招待我父親三位來的人,秦軍長特意交待加一盤炒肉絲。席間,秦軍長和我父親邊吃、邊談,講了許多革命道理,聽得我父親心里熱呼呼的,深感軍長和地方部隊心連心。午飯后,秦軍長送他們到門ロ,門前停著一輛美式吉普車,秦軍長要派車送他們,我父親趕忙說:“沒幾步路,謝謝軍長了”。秦軍長的親切接見,成了我父親一生中最美好、最難忘的回憶和記憶。

  講好革命故事,傳承紅色基因,作為閩北革命歷史資料,借此機會深切懷念我的父親和他的戰友;厥淄,成長總伴隨著父親的心血和耕耘。父愛如山、如藍天、如大海,讓我時常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卻仿佛又無時無刻在我的身邊。雖然父親已離我們而去,但是可親、可敬的父親,您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南平市老促會 賴建政)

編輯:李自超
相關閱讀:
伊川縣老促會會長李其超冒雨到革命老區考察項目建設情況
廣寧縣召開高規格會議進一步推動革命老區振興發展
永遠跟黨走 奉獻到終生
新豐老區黃磜鎮工會組織干部職工觀看紅色電影
“星火傳承,智走長征路”全國智能體育大賽之新時代全民長征挑戰賽在福建長
弘揚“三紅”精神 促進鄉村振興
今日推薦
視覺焦點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中國老區建設畫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勝門外北沙灘1號16信箱 郵編:100083 電話: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中國老區網)
找山东十一选五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