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老區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江蘇 | 安徽 | 山東 | 上海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湖南 | 湖北 | 河南 | 寧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四川 | 重慶 | 貴州 | 云南 | 黑龍江 | 遼寧 | 吉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陜西 | 甘肅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老區網 > 講好“三個故事” > 講好革命故事 > 正文
 
張世聰的故事
2019/10/17 17:55:21   中國老區網     瀏覽量:  評論
    字號:
 
 

  張世聰曾任中山大學青年抗日先鋒隊第三小隊副隊長,柑子根黨支部書記,白石水武裝大隊大隊長;南路抗日游擊隊第二支隊隊長兼政委、欽廉四屬黨組織聯絡員兼軍事特派員。

  國難輟學,投身救亡

  張世聰,1909年農歷七月十一日出生在今浦北縣大成鎮勾刀水村,家有田產,祖父建有鐵鍋廠,在當地算是比較富裕的家庭。后因匪亂,其父被匪劫持,拿不出贖金而慘遭殺害。年幼喪父的張世聰兄弟三人,他排行第二,全靠母親操持,家景漸窘。他8歲開始讀私塾,學習勤奮,成績很好,1928年7月考入廣東省立第十一中學(今合浦廉州中學)。由于他聰穎好學、品學兼優,曾多次受到學校嘉獎。

  1935年秋,張世聰來到廣州,考進國立中山大學文學院文史系。在中大求學期間,他認真學習,追求進步,關心國事,接近進步同學,積極參加“讀書會”、“研究會”等進步團體的活動,受到革命思想熏陶。是年冬,北平爆發了著名的一二九運動,廣州震動很大,各大中院校師生舉行示威,支持北平師生的正義斗爭。國民黨當局出動軍警干涉,擊傷學生多人,制造了“荔灣慘案”。張世聰勇敢地參加了示威游行,與敵搏斗,沖出重圍。通過這場斗爭,他深受教育,政治覺悟日益提高。

張世聰故居大門

  1936年11月間,張世聰由陳任生介紹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同盟。1938年春,他擔任中大青年抗日先鋒隊第三小隊副隊長;同年5月,由黎永超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7年7月,日本侵略者發動七七事變,大舉侵略中國。面對日寇的瘋狂侵略,國民黨當局采取片面抗戰和單純防御戰略。不多久,華北、華中、華南大片山河相繼淪陷,廣州也隨之淪陷。接著日寇鐵蹄又踐踏北海潿洲島。張世聰的家鄉合浦(當時浦北屬合浦管轄)成了抗日前沿。在這國難當頭、神州滿目瘡痍之際,滿腔熱血的張世聰毅然決定輟學,投身抗日救亡運動,親赴抗日前線。1938年7月暑假期間,他回到家鄉,積極參加中共合浦縣特支領導的廉州高中、初中學生的夏令營活動,與特支書記張進煊等人分別講授《論持久戰》、《社會發展史》等專題講座及軍事常識,以團結教育廣大知識青年投入抗日救亡活動。10月,張世聰接受黨的派遣回到合浦,在家鄉白石水以教書為公開職業,與朱蘭清、許家驊、鄒鴻等一道從事地下革命活動。

  開展抗日,聲討鄉長

  張世聰從廣州回到白石水后,對原有的黨支部進行改組,他擔任支部書記,朱蘭清為組委,許家驊為宣委。他致力于教育事業,主動與當地進步的中上層人士聯系,很快就得到各方信任與支持,同時擔任了東館、金街、紅嶺和白石水四地小學的校長,以學校為陣地開展黨的工作。他利用這一合法職位先后安排了李英敏(何世權)、岑月英、王克、盧文、李華良等近20名共產黨員和革命知識分子擔任這些學校的教員,不久就在小學建立起黨的組織,為建立抗日根據地打下了基礎。

  張世聰在家鄉工作期間,和其他黨員一道,一面教書,一面開展抗日宣傳和黨的秘密活動,組織“同心會”、“兄弟會”,把廣大民眾緊密團結在一起,并秘密發展黨員。在短短一年多時間里,建立了柑子根、勾刀水、金街、紅嶺四個黨支部和白石水、茅坪兩個特組,黨員近百人,掌握抗日自衛團兩個大隊。他本人則深入群眾、常常穿上土布衣服,頭戴竹笠,腳穿草鞋,走村串巷,訪貧問苦,幫做農活,宣傳共產黨的抗日主張,啟發群眾覺悟,深得群眾信任尊敬,都親切地稱他為“張二叔”。

  1939年五六月間,中共合浦中心縣委機關遭到國民黨合浦縣當局的破壞。8月,縣委在白石水金街小學召開擴大會議,產生新的縣工委。張世聰為這次會議的召開做了安全保衛工作,并列席了會議。會議決定把黨的工作重點放到農村山區,建立農村根據地,著手組建白石水區委?h委成員李英敏(何世權)被派來任區委書記,張世聰任統戰委員。

  當時,日軍已占領欽州、防城、南寧、盤踞潿洲島、合浦已受到戰火的嚴重威脅。張世聰和朱蘭清根據上級黨的指示,在當地發動和組織群眾,反對汪派漢奸,反對當地反動政府橫征暴斂:聲討貪污勒索、走私助寇、圖樂好色的白石水鄉長梁文光,迫使合浦縣政府撤銷其職務。舊州鄉長吳質平因與梁文光勾結走私也遭到同樣的下場。此后,許多鄉保甲長由群眾民主選舉產生,白石水鄉長由同情革命的韋六吉擔任,共產黨員朱蘭清當選為舊州鄉副鄉長兼鄉副隊長。但梁文光不甘失敗,不肯交權,還密告張世聰宣傳赤化,蠱惑人心,聚眾鬧事,危害黨國。結果,張世聰被當局撤去校長職務。

  舉行團練,飲血盟誓

  國民黨把小江、西場的“米案斗爭”鎮壓下去后,接著又要對白石水實行武裝鎮壓。中共合浦中心縣委書記黃其江同白石水區委成員李英敏、張世聰、王鑒遠、朱蘭清、岑月英等共同研究對敵辦法,深感手中沒有武器是不行的。為了支持革命,張世聰說服家人賣掉了自家的田,買了兩把德國造的手槍給武裝部隊使用。決定要遵循黨中央提出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原則,由張世聰出面組織民兵隊伍,以武裝自衛反對國民黨的武裝鎮壓。經過發動、籌備,6月6日,白石水、大成、舊州、張黃等地的武裝民兵和群眾近2000人集中在大成櫳檬坳大草坪,舉行團練(當時民間慣用的聯防形式)誓師。會上,張世聰精神抖擻,身佩駁殼槍,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講,宣傳共產黨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主張,并警告那破壞抗日、賣國投敵、分裂倒退的家伙。接著,他與群眾同飲羊血酒為盟,鳴槍立誓,決心與來犯之敵血戰到底。

櫳檬坳千人武裝誓師遺址

  反擊“圍剿”,慘烈悲壯

  1940年夏,國民黨合浦當局驚呼白石水地區人民“造反”,企圖武裝鎮壓。7月初,合浦縣長李平清率領縣自衛大隊和石康、多蕉、常樂、舊州、張黃各個分隊共1000多人,前來進行第一次“圍剿”。頑軍兵分幾路,同時撲向柑子根、東館、金街、紅嶺等地。張世聰部署各村武裝隊伍,頑強抵抗。李英敏、張世聰一面指揮戰斗,一面組織火線喊話,開展強勁的政治攻勢,闡明己方進行武裝自衛的道理,揭露敵人助寇為虐、鎮壓抗日民眾的罪行。那些受騙前來“剿匪”的鄉保隊得知“圍剿”的原來都是愛國抗日的百姓,都不愿參與殘殺窮苦鄉親,加上被我方圍困了一天,又饑又渴,部分鄉保隊便悄悄撤走了。對占據了東館小學之敵,則進行武裝封鎖,迫使交還被捉的兩名女教師才讓其離去。之后,張世聰帶隊前往金街解圍,不料在進軍途中又與敵遭遇。戰斗中張世聰的胞弟、共產黨員張世柏不幸犧牲。接著,李平清調集縣自衛大隊三四百人又一次包圍勾刀水村。被圍在村中的我方戰士13人奮起抵抗,與敵作戰三天三夜,斃傷敵多人,后在晚上安全撤出。戰斗結束后,敵人惱羞成怒,洗劫了村民財物,燒了村民房屋。張世聰一家財物化為灰燼,他年邁的母親經受不起家破人亡的重大刺激,含恨而死。大嫂因無家可歸,在山上產下嬰兒,母子中風雙亡。當胞兄張世河為此而精神病愈加嚴重?墒,張世聰把黨和人民的利益置于家庭利益之上,強忍悲痛,振作精神,堅強地帶領隊伍繼續奮戰,表現了共產黨人赤膽忠心的高尚情操。

  白石水地區“圍剿”與反“圍剿”的斗爭,震動了整個廣東南路地區。國民黨頑固派驚恐萬狀,第八區督察員鄧世增電告蔣介石,誣蔑白石水人民的自衛斗爭是“奸匪暴亂”。蔣即下令“徹底清剿”,鄧還急切電請駐靈山的第二十六集團軍總司令蔡廷鍇派兵鎮壓。蔡廷鍇派員查明白石水人民是反汪抗日的行動,拒絕出兵,并致函張世聰“靜候和平解決”。

  中共廣東南路特委和合浦中心縣委對這一場斗爭極為重視,8月,把曾在延安學習軍事的陸新及廖上智、周洪英等一批黨員骨干調到白石水,加強了武裝斗爭的領導力量。這時,合浦縣委決定組建白石水武裝大隊,建立武裝黨委,張世聰任大隊長,陸新為書記,下轄三個中隊。

  大隊建立后,張世聰抓緊時間利用間隙練兵備戰。當年10月,李平清又率兵千余(內有正規軍一個營)第二次“圍剿”白石水根據地。頑軍瘋狂進行封村搜山,砍伐樹木,實行十戶聯保,封鎖糧食,妄圖切斷群眾與游擊隊的聯系,困死游擊隊于山上。為避過強敵搜查,張世聰與陸新率隊活動于深山密林之中,繼續運用政治攻勢和游擊戰術打擊瓦解敵人。通過寫標語、發公開信等形式宣傳我方的政治主張,終使那個國民黨正規營了解了真相,不愿參與進攻,只駐不剿。其余之敵在游擊隊的伏擊、襲擾下,最后只好撤走。第二次反“圍剿”又取得了勝利。

  晝夜激戰,沖出重圍

  1940年秋,敵人第一、二次“圍剿”被粉碎后,留下的一個中隊頑敵仍在為非作歹。他們監視群眾,封鎖糧食,給游擊隊造成了很大困難。張世聰與陸新商量,決定以武裝搶收他家熟了的幾畝水稻,解決斷炊之急。農歷十月的一個早上,一支20多人的小分隊開往稻田中,布置好警戒后找來部分群眾協助突擊收割。頑軍發現后,出動了200多兵力進攻只有20多人槍的游擊隊。哨兵向張世聰報告敵情,他首先讓群眾離開,然后率小分隊退入無人居住的木頭田村。敵人立即把村子團團圍住,揚言要來個“籠中捉雞”,徹底消滅。頓時槍聲大作,硝煙彌漫。在強敵面前,張世聰鎮定自若,沉著還擊。他把人員分成若干小組來對付10倍于我之敵,又巧妙地教戰士們撐起糞箕誘敵打槍,以探明敵軍火力點;利用床板和門板支起“人”字形的板架把敵人扔來的手榴彈擋開;又派人挖通各戶墻壁,以利防御。

  戰斗持續了兩天兩夜,打退敵人進攻十多次,但隊伍處境仍十分危急,隨時有被敵攻克的可能。張世聰即選派中隊干部黃家祚、周洪英帶領三個戰士在上午乘敵開飯之機沖出重圍,去找區委書記盧文,要求派人前來解圍。當晚8時,游擊隊救兵趕到,敵人害怕陷入包圍,天黑前倉促撤走。張世聰連夜帶隊伍離開木頭田。

  當時200多敵人包圍木頭田村與張世聰20多人作戰,這是敵人當年射擊的地方。

當年敵人射擊過的地方

  深山避敵,自力更生

  1941年2月,國民黨頑軍對白石水地區進行第三次“圍剿”。八區保安副司令陳國勛率兵千余,長駐白石水,施展其所謂“三分軍事,七分政治”策略,進行誘降活動,派人找張世聰談判。白石水區委和武裝黨委對此作了研究,認為要以革命的兩手粉碎反革命的兩手,商定了談判內容,決定派張世聰等人為談判代表。國民黨談判代表陳國勛、王秉元和一個參謀由當地知名人士張存芳引領來到大成地區現聯成村委的白石塘村和糶米麓村進行談判。陳國勛提出:停止武裝對抗,解散白石水武裝隊伍;繳交全部槍彈;張世聰、朱蘭清兩人寫出悔過自新書;張、朱二人要離開白石水地區,可到國民黨政府做事或外出讀書。

  對此,張世聰據理駁斥,并提出和平解決條件:立即停止武裝進攻;懲辦造成事件的禍首縣長李本清、鄉長梁文光、黃南賓等人;賠償群眾損失;撫恤被害群眾家屬;保護當地民眾的抗日權利;不準隨便逮捕愛國群眾。

  雙方相持不下,談判陷入僵局,頑軍誘降陰謀徹底破產。

  白石水地區的武裝斗爭在張世聰的領導下堅持了一年多。當時,敵人四出搜捕,隊伍常住山上,彈藥糧食短缺,常常斷炊。起初,張世聰派人去自己家里要糧,敵人發現后又嚴加封鎖,處境更為窘迫。經張世聰與陸新、朱蘭清商量,決定把隊伍拉到深山楓木根垌麻風窩一帶,開展生產自救,利用山上資源搞編織、造紙、燒炭、修木屐,換回糧食維持生活。再加上群眾的少量支持,終于經受了嚴峻的考驗,堅持了下來。

  轉戰他鄉,繼續戰斗

  1941年九十月,陳國勛再次包圍根據地大成、楠木根、三角塘、楓木根垌等70多個村莊,大肆抓捕民眾。由于游擊隊伍早有準備,提前突出外圍,損失不大。集結于山上的民兵一再要求張世聰率隊與敵拼搏。但此時上級指示“要把武裝斗爭轉變為政治斗爭”。張世聰服從黨的安排,轉移到別的地方開展工作去了。

  1941年11月,張世聰來到雷州半島遂溪縣界炮鎮老馬村,組織安排他暫時在小學做雜工,后改任教員,以教學為掩護,繼續開展地下工作,負責軍事。在這里他改姓黃,人們稱他“黃先生”。他在課余常到群眾中去,與窮兄弟們同吃同住同勞動,參加圍海造田,晚上到群眾會集的“大話館”去,了解民情,宣傳革命,啟發群眾的階級覺悟,很快就成了當地百姓的知心人。

  1942年2月,日寇在雷州半島登陸。張世聰在老馬村一帶發動群眾,建立武裝聯防隊和鋤奸小組,開展巡邏放哨、懲漢奸、除日寇、維持地方治安、破壞敵人交通線等活動,使這支隊伍迅速成為黨領導的抗日游擊隊。

  1943年間,?、遂溪淪陷,國民黨當局逃之夭夭,投降派周之墀糾合社會上的慣匪、流氓、賭徒之類結成一伙,自封“團長”,其妻陳惠珍任副團長,勾結日軍,專門攻打抗日游擊隊,燒殺搶劫,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張世聰根據確鑿情報,與陳兆榮、葉大林、馬康勝率領一支隊伍,化裝成農民,乘周之墀夫婦在赤坎仔村宴飲之機,潛入該村,當場擊斃周之墀。陳惠珍溜走,其后接任團長繼續作惡,并揚言要消滅游擊隊,為夫報仇。翌年2月,老馬、楊柑兩地的游擊隊在張世聰率領下,會同黃其煒中隊共200多人,前往楊柑圩活捉了陳惠珍,其部下亦被全殲。張世聰當即進行火線提審。陳惠珍謊報在白石水附近藏有大批槍彈。張世聰率隊去收繳,剛到該村附近,即與日寇遭遇,展開了近距離的激戰。張世聰與黃其煒指揮戰士英勇還擊。但我方處在兩個水塘中間的開闊地帶,受敵炮火嚴重威迫。黃其煒等八名指戰員壯烈犧牲。張世聰右腿中彈多處,傷勢嚴重。他命令隊伍轉移,自己隱藏在蘆蒿叢中躲過敵兵追捕。天黑后強忍傷痛,爬行了20多里,好不容易爬到根據地肖坑附近,幸被在鴨寮看鴨的老農陳發發現,將其救護。張傷愈后又重返隊伍,繼續戰斗。

  壯烈犧牲,彪炳千秋

  1944年冬,日軍打通湘桂*線,廣東南路已淪為敵后。中共南路特委決定在1945年春季前后在整個高雷、欽廉地區全面舉行抗日武裝起義。高雷起義后,南路特委組建南路人民抗日解放軍,張世聰任第三支隊隊長兼政委。1945年2月,合浦、靈山發動了武裝起義,二支隊挺進合浦,支援合、靈武裝起義。其后,二、三支隊骨干開會,宣布成立前線作戰司令部,黃景文任司令員,張世聰任副司令員,統一指揮二、三支隊作戰。

  1945年2月間,國民黨頑固派妄圖趁合浦大隊初建,二支隊剛到合浦立足未穩、三支隊又未及整編之機,一舉消滅之。當月15日(農歷大年初三),廣東保安一團、合浦自衛軍第二大隊及鄉保隊1000多人向根據地撲來。雙方在金街發生了戰斗,應戰一天后,因敵眾我寡,黃景文、張世聰率部突出重圍,轉向馬蘭、龍門、小江,掃除沿途頑軍,在馬蘭破倉分糧濟貧,群眾同贊“張二叔”的部隊是為窮苦百姓打天下的隊伍。

  武裝起義期間,欽廉四屬黨組織領導人阮明不幸犧牲,南路特委任命張世聰為四屬黨組織聯絡員兼軍事特派員。由于敵我兵力懸殊,我方處境困難,前線司令部決定由李筱峰、黃景文帶二支隊大部人馬返高雷打擊日偽,留下二支隊的黃河大隊和三支隊的骨干,由張世聰指揮,在欽廉繼續戰斗。

  同年3月間,國民黨廣東保安一團,合浦自衛軍第二大隊以及國民黨一五五師的四六五團2000多人進駐張黃,八區督察員兼保安司令張國元、副司令陳國勛坐鎮指揮,對游擊中心區域的白石水、舊州等地發動新的攻勢,實行武裝“圍剿”,到處強迫并村圍閘、砍伐山林、妄圖把游擊隊困死山上。為分散敵人注意力,張世聰命黃飛帶馬俊英、陸之欽兩個中隊撤到安全地方,自己帶部分隊伍轉移到較偏僻的大窩山一帶。

  1945年5月6日清晨,由于叛徒指引,國民黨第一五五師四六五團包圍了大窩山。大窩山地勢險峻,群山環抱,林木密茂,雜草叢生,有利于部隊隱蔽。但時逢夏初,連日陰雨,部隊行軍后留下腳印,頑軍順著足跡追蹤而上,向我軍駐地進行搜索,步步逼近。張世聰沉著指揮,待敵兵進到伏擊前沿時才下令還擊,打得敵人狼狽逃竄。戰斗繼續數小時,敵方仍不斷增兵。張世聰指揮部隊撤退,自己為部隊斷后,用兩支駁殼槍輪番射擊,拖住頑敵,使部隊得以順利撤退。戰斗一直相持到下午3時,張世聰等十多人壯烈犧牲。

  為了穩定軍心,安定民心,黨組織要求,必須對張世聰犧牲一事嚴格保密,仍和往常一樣,打著他的旗號,激勵民眾,鼓舞隊伍。直到1950年,黨和政府才公布他犧牲的消息,其家人也是在這時才知道張世聰已經犧牲了。

  張世聰烈士的英名和事跡永存。

 。J州市革命老區建設促進會 陳德乾)

編輯:李自超
相關閱讀:
運鴻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向湖北省扶貧基金會捐贈1000萬元支持老區扶貧工作
陽江市老促會赴穗參觀省革命老區圖片展
長汀縣舉辦楊成武將軍誕辰105周年紀念活動
興化市昭陽街道廣場宣傳“扶貧日”
黃梅縣老促會召開《中國老區建設》征訂結賬會
麗水市老促會助力革命老區鄉村扶貧義診活動
今日推薦
視覺焦點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中國老區建設畫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 京ICP備12022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0730
地址:北京德勝門外北沙灘1號16信箱 郵編:100083 電話:010-63838697、63838724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中國老區網)
找山东十一选五代理